欢迎来到异乡好居~
首页 资讯 留学生活|这两个月,我在“囧途”
留学生活|这两个月,我在“囧途”
作者:
时间:2020-04-22
来源:

原标题:留学生活|这两个月,我在“囧途”

@文/Ryan

人们往往会记住,自己做重大决定的那一刻。

2月25日,一切的起点,到今天也不过四十多天,但是现在想来,感觉无比漫长。

01

从泰国曲线回澳

当时所有人都期待,2月27号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会宣布禁令解除,允许中国学生返回澳大利亚,毕竟已经有无数利好的消息:中国患病人数开始下降,而且大学即将开学……

那时的我左思右想,为保险起见,买了一张去泰国的机票,准备曲线回到澳大利亚。

和还在观望的同学不同,我着急的原因很简单,自己年龄比较大了,实在不想延期;按时毕业的话,还能赶上秋招。

果然,2月27日,禁令没有解除。第二天,我踏上了未知又曲折的旅程。

留学生活|这两个月,我在“囧途”-异乡好居

飞机上的落日

到达曼谷,我们看到了机场外用中文和泰文书写的标语,“武汉加油”,这些标语和热情的笑容都冲淡了我的不安。

在泰国的大多数时间,我都在酒店进行自我隔离,偶尔会和学姐一起去周围逛逛,前提是做好防护措施。虽然中国游客少了,但是商场依然是游人如织。只是原本可能会刷屏朋友圈的鼠年装饰,如今只能孤零零地迎来几个合影的游客。

走在街上,街边的小贩和按摩店的员工会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但和闹市区的商场相比,他们的生意冷清了许多。

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还是那句“武汉加油”,甚至去超市买菜,货架上也写着:中国加油,武汉加油。每次看到这些标语,我都会和学姐相视一笑,心里感觉十分温暖。

直到离开泰国,这种温暖始终陪伴着我。

留学生活|这两个月,我在“囧途”-异乡好居

泰国街头的标语

自我观测期结束之后,我曲线回到了澳大利亚。

02

在澳大利亚隔离

回到澳大利亚的第一个考验还是隔离。根据新的入境禁令,从其他国家回到澳大利亚的人员要隔离十四天,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被送到专门的隔离地点。

最开始的几天,我十分不安,甚至害怕。在我回来的几天里,澳大利亚的感染人数成倍增加,从100多人跳到了200多人,最后跳到4000人。短短数天,澳大利亚从一个相对安全的国家变成了疫情高发区。就在这个时候,还爆出了很多人群聚集的新闻,例如大量市民涌入Manly海滩等等,让我越来越担心澳大利亚的疫情发展。

唯一的安慰是,悉尼大学提供了不错的隔离地点。虽然房子稍微老旧,但是设施一应俱全,还有一个独立的院子。每天上午,我都会到院子里散步,透透气,看看花草。有时候仔细观察,还能看到草丛里的蜜蜂、蚂蚁甚至壁虎。恍惚间,让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百草园”。

留学生活|这两个月,我在“囧途”-异乡好居

悉尼大学的隔离点,我的“百草园”

在“百草园”里时光漫漫,我甚至会忘记网课的时间。每次匆匆忙忙地赶回屋子,打开网课软件Zoom,我都会自我吐槽:“下次在桌子上写个‘早’,不,写个‘early’吧。”

另一方面,疫情给生活带来种种不便。最大的超市Coles和Woolworth宣布停止配送,物资缺乏的新闻此起彼伏;平时居住的学生宿舍变成了新的隔离宿舍,我们被迫转到其他公寓;更不凑巧的是,我的牙齿坏了,我必须小心地把食物切成极小的块才能吞咽,因为这种时候去看牙医,很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真正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我最常用的外卖软件崩溃了。饥饿感无法作假和忍耐,每天都备受折磨,在焦虑和矛盾中,饥肠辘辘的我做了一个决定:回国。

未来我无法预测,这是我当时唯一的选择。

当时的新闻舆论沸沸扬扬,让我担心自己被说成“千里投毒”,可当我把自己的隔离经历和担心发到微博和论坛时,收到的回复几乎都是:回来吧,做好防护。

虽然网络上各种言论很多,有些可能没那么友好,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远在他乡的游子能够平平安安。

留学生活|这两个月,我在“囧途”-异乡好居

当我买好机票后,3月26日,中国民航总局宣布,每个航司每周来往澳大利亚的航线缩减为一天,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每周将只有三趟航班回国。在等待宣布具体航班的时候,回国群里大家互相鼓励,互相安慰,感觉像是在等开奖。

幸运的是,我回国的航班在每周往返的三趟航班之中。

确定能够回国后,我慢慢定下心来。澳大利亚的疫情也开始慢慢好转。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采取了更加严格的措施,关闭大量公共场所,禁止民众无故外出。澳大利亚人也越来越配合,大多数人不随意外出,不再抢购物资。甚至有人发起活动,在货架上留言感谢每天为大家服务的售货员。

隔离结束,我寄存物品,提交退房申请,准备回国的一切。很快就到了4月5日早上,我走出了公寓大门,正式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03

嗯,我要回家了

当我坐在出租车后座上,明媚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在我看来,相比于袋鼠、悉尼塔或者歌剧院,这样的阳光更像是悉尼的标志。

想到未来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继续学业,我对悉尼有些恋恋不舍。除了阳光,这个城市曾经带给我很多美好的回忆。学生公寓的老师主动帮我准备隔离的一切;街上的少年会主动问我需不需要帮忙;餐厅里的同学会向我问好;买明信片时,大叔会主动帮我盖章。

的确也存在歧视,每天新闻都会报道,有的同学甚至被直接辱骂。但是,毫无疑问,这里依然有很多的善意存在。

“诶,你来过这里吗?” 前排的大叔突然向我搭话。

“IKEA?” 我看着外面蓝色的建筑。

“是的,如果你回来,我建议你来这逛逛,非常适合打发时间,我每次不知道干什么就会来这里,哈哈。"

“你知道吗,在中国,IKEA被叫作宜家(YIJIA),意思是舒适的家。”

“哦,真是个好名字,中文的确很神奇。”

大叔开启了聊天模式,一路欢声笑语。我一边和大叔畅谈,一边感到淡淡的离愁。

留学生活|这两个月,我在“囧途”-异乡好居

我在澳大利亚的宿舍

和大叔告别后,我开始漫长的登机过程。

一切都超乎想象的顺利,随着队伍的前进,我仍然有些不能置信:“我是要回家了吗?”

即将登上飞机的那一刻,我看到乘务员的防护服上写着:“欢迎回家。”

眼泪突然湿润了我的眼眶。

疫情改变了太多事,也改变了太多人的生活。回想这两个月的经历,恍如隔世。

嗯,我要回家了。

监制:皮钧

责编:刘博文 tamako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文字或图片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请联系在线客服或发送邮件info@uhomes.com申请删除,谢谢。

有什么可以帮您?

在线咨询